Ciel

有sp的小姐姐嘿嘿嘿= ̄ω ̄=

意料之外的获得(ฅ>ω<*ฅ)

感觉在向欧洲人进发  差点笑疯在寝室

[酒茨]由寝室引发的(妖怪大学梗)短篇,轻松向, 轻拍

        听闻挚友要追着那个坏女人考上大学,身为一个追随挚友的人,他茨木童子怎能让挚友独自一人在大学里挣扎!于是,茨木悄咪咪奋发学习,跟随挚友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以为总算摆脱了茨木的酒吞开心地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极为迅速地出了门,让来找挚友同行去大学的茨木扑了个空。
        茨木有点小失落,不过他不是这么轻易放弃的男人!随后茨木加快步伐,也向学校奔去。
        到了学校,酒吞发现,熟人还不少。
        黑白的鬼使兄弟,结伴同行的樱花桃花,提着刀匆匆路过的穿着剑道服的妖刀,在公示板那发着呆的大天狗,还有形形色色认识或不认识的妖怪们。看到几个平时可能几百年都碰不到一次的妖怪,酒吞有了这里是妖怪云集的大学的实感。
        不过这些都可以放到一边,重要的是,红叶在哪里呢?
        可惜,环视了一圈,红叶还没找到,另一个他并不是很想碰到的妖却自己找了上来。
        “挚友啊!”茨木带着极少的行囊冲了过来,“可算找到你了!接下来的四年,让我们一起好好享受吧哈哈!”
        “……”酒吞看着眼前这个男妖。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大妖的风范。
        “挚友,一起去看看寝室分配吧。听晴明说,这四年我们都要住在学校的寝室里,不知道我和挚友会不会在一个寝室,不,我们一定会在一个寝室的!”茨木在酒吞身旁叨叨着,而酒吞竟也完整地听完了它。
        一旁曾只听闻过这两个大妖的普通妖怪们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这……大妖之间的相处都这么画风清奇么?说好的高冷呢?(高冷?别想了,不存在的)
        该说习惯成自然么,酒吞这几年也是。因为不管躲到哪里,茨木总会找到他,然后继续一个人不停地说。久而久之,酒吞便习惯了。而且有时候,茨木说的一些事情还蛮有趣的,至少能成为喝酒时的一点小乐趣。
        “你怎么也……算了。”问了也白问。酒吞把到嘴边的问话收了回去。这家伙的答案从来只有一个。
        “一起去看看寝室安排吧挚友。”茨木也不多问。挚友不想说,那就不重要,略过就好。
        “啊。”希望不要和这家伙在一个寝室,他还想好好享受这四年然后追追红叶呢(那是不可能做到的→_→)。酒吞迈步,心里这么想着。
        两个大妖来到公示板前,众妖不自觉让开了道。
        “哦,你也在啊大天狗。”标志性的发色着装还有翅膀,茨木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大天狗转过头看了他们一眼,冷淡地点点头,走开了。
        “让我看看……哦,挚友,你在SS舍XXX……嗯?怎么没有我名字?!这不可能!我怎么可以和挚友在不同寝室!”茨木顿时要暴走了。
        一旁的酒吞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比了个“V”字。
        “可惜。”难得好心情,酒吞对茨木的态度也难得好了些,“先走了。”说完,他提着自己的行囊向寝室走去。
        美好的大学生活就要开始了。不在同一个寝室,酒吞就能在茨木找他前出门去找红叶,想想就对未来充满期待。
        独留在公示板前的茨木却真心以为挚友也和他一样可惜,气势汹汹地冲去找分配寝室的相关人员了。
        听说那一天,茨木在去找了人要求把他和酒吞换到一个寝室,却被一句“寝室分配好后是不能自由更改的”给无情拒绝了后,成功在办公室里发大招暴走,毁了半栋楼。但是茨木还是没有换成功,反而被身为校长的阎魔训了一顿。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并不。
                                                                             Fin.